瞬间划破了她的脸,作为伴娘

盼望已久的国庆长假来了,我父母今年打算报团出门旅行,我就留在了上海,没有回老家的打算。这时闺蜜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,还为我准备了伴娘礼服,我很兴奋,想带老公一起参加,他称自己有别的事情,不能一同去。我有点失落,自己孤身前往闺蜜的婚礼,临走时我交代了老公好好照顾自己,我最多三天就回来。他会意的点头,我放心的离开。

图片 1

十月一当天,很热闹,婚礼举行的很顺利,原本计划待在闺蜜家玩一天,看到他们家很多宾客,招呼不过来,我就提前回了上海。逢十一长假,路上很堵,原本五个小时的路程,足足走了十个小时,到家已经半夜了,我没有惊动老公,自己叫了滴滴打车,送我回家。推开门,屋子里很乱,沙发垫子在地上,我换了鞋子,轻手轻脚的走到卧室,摸索着拿起柜子里的睡衣。

传统婚礼的陋俗仍在上演,照这样下去,谁还敢当伴娘?

老公睡觉打呼噜,听到他的呼噜声,我心里直发笑。用手机照着他的脸,准备捏他的鼻子,突然发现一个手在他胸口搭着,我吓得尖叫起来。这一声把老公吵醒了,拉开灯我看到床上一丝不挂的一男一女,我瞬间傻眼了。我愣是一分钟后才反应过来,上去就撕扯他,打他,他捂着头让我听他解释,那个女人慌乱的穿着衣服,想逃跑。

本来是高高兴兴去给朋友当伴娘,却挂着彩就回了家,还因为这个影响了自己的工作,真是得不偿失。家住太原市杏花岭的亚丽给我们讲述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郁闷事。而亚丽的事,并不是个例,不少山西姑娘都谈伴娘色变,采取能躲就躲的态度。这是为啥?记者带您一探究竟。

我堵着了她,拎起手边的台灯,砸向她的额头,瞬间划破了她的脸。她尖叫起来,我上去拽着她的头发,扇她几个耳光,老公被我行为吓坏了,赶忙去拉我。我不清楚自己怎么了,看到这一幕,我根本无法控制的自己情绪,就感觉得胸口很闷,只想发泄。我和老公结婚三年,我容忍他的懒惰,容忍他不做家务,容忍他不做饭,一心一意对待他,他倒好,偷情偷到家里,我怎么能接受!

讲述人

当晚,老公带着第三者仓皇而逃,我在家里整整哭了一夜,第二天,老公顶着黑眼圈回来,看到我就跪了下来,忏悔。说他只有这么一次,对方是在酒吧里认识的,让我原谅他。老师,我怎么办,他这么难看的一幕被我发现,我还怎么跟他一同生活?一想到那个场景,我就恶心的想吐。这婚姻该怎么过?

亚丽 女 25岁 白领

上一篇12下一页

我有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,比亲姐妹还亲。两年前,她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,两个人处得很好,计划好今年五月份结婚。作为她的发小兼闺蜜,伴娘的任务自然是落在我头上。能陪伴左右,见证好姐妹的幸福时刻,我开心极了。

我和闺蜜早早就开始准备了,试婚纱、挑首饰、买婚鞋……样样都是我俩一起商量着购置的,我还开玩笑说自己是她的狗头军师。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能看着自己的好姐妹风风光光出嫁,我的心里也是甜得跟蜜一样。

这不,很快就到了她的大日子,作为伴娘,我是管的事最多的那个,什么藏鞋、给红包,忙得我团团转。

上午八点多,一阵阵鞭炮声之后,男方接亲的队伍就来了,浩浩荡荡的大概有二十多个人。尽管我们屋子里的七八个女眷一个个都拼了命地堵着门,可没两下,新郎的亲友团居然把门上的合页给挤坏了,我们几个小姑娘没拦住门,他们一下就涌了进来。

进来以后,他们就开始找鞋,从床底下翻到柜子里,就连窗帘上头都找了,可就是找不到。就在这个时候,不知道对方谁提议了一句:“谁是伴娘?她肯定知道鞋在哪儿!咱们墩伴娘吧!看她们说不说!”一听这话,我就傻眼了,当时穿着浅紫色伴娘礼服的我被严严实实挤在人群里,根本动弹不得,更别提偷偷开溜了。当时,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七八个人高马大的壮小伙子就都挤了过来,七手八脚地把我抬了起来,我慌忙伸手捂着裙子,他们一边高高地把我抬到床的上方,一边非常有节奏地喊着“一二三!”就把我摔在了床上,平时也见过这种场面的我一开始觉得有点惊慌和滑稽,正准备“老实交代”鞋藏在哪里的时候,他们又把我高高举了起来。不料,这一次,不知道谁没托好,我的腿一滑,大家没有防备,我就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。

从半空中狠狠摔在地上的时候,我清楚地听到了一声清脆的“咔嚓”声,一股钻心的疼涌了上来,就在那个瞬间我的眼泪哗的一下也出来了。当时,我努力想站起来,可却一点劲儿也使不上,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了。看我躺在地上没法动弹,大家慌了手脚,尤其是刚才摔伴娘的那几个小伙子都面面相觑,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。不知道是谁打了120,我被送到医院拍了片子之后,确定是盆骨骨裂,需要静养三个月,不能坐,只能躺着。

我刚刚考入银行系统工作,不能坐就意味着我三个月都没有办法上班了,只能在家休息,而我连试用期都还没有过,一想到这儿,我的心就拔凉拔凉的。

婚礼结束的当天下午,新郎新娘就带着那几个罪魁祸首来看望我,几个小伙子很真诚地向我道了歉,一个劲儿地解释说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。我当时又疼又气,可看着闺蜜愧疚的神情我实在不能再说什么,就这样,我不仅没有参加成好朋友的婚礼,还因为一个看似玩笑的举动受了伤。

这件事从头到尾该怪谁?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。

延伸采访

请尊重伴娘好吗?

讲述人

小洁 24岁女事业单位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