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觉生活无聊尽了,不想孤独

还没踏上西方的国土,就被书中描写的情形先入为主地灌输了美国如何如何文明的印象。出国后自然就把文明作为约束自己言行的紧箍咒念得抑扬顿挫,人也在资本主义的康庄大道上谨言慎行,亦步亦趋。入乡随俗是我向西方人学习的第一步。在不同文化背景的过渡中可谓磕磕绊绊,纠结痛苦。慢慢习惯了一些东西,当然时常还会有许多新的冲突不速之客般的需要面对。而能聊以自慰的也不过是:学习和适应一种文化,决非一朝一夕的事情。我努力做个文明人,目的只有一个不想让西人轻视。人可以在亲朋家人面前行为举止不加掩饰,而在外人面前总要表现出人模狗样,礼义廉耻来,咱中国人有这传统。我在敌忾贬低自己同胞的修养如随地吐痰,公共场合大声喧哗,小便不冲厕所时,也在改进自己身上的这些问题。出国十多年,觉得自己在文明方面有了点进步。同时我也在日常生活中看到西方社会文明不彻底的一面,比如撒谎,推卸责任,歧视。如果说这是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层面的问题,那么女人把乳罩当钱包用就是行为范畴方面的问题了。且不说在公共场合肆无忌惮的在私处取,放钱币有多么不雅,就是从卫生的角度而言也不值得提倡吧? 起初我以为这只是少数人的行为,但接触客户时间久了,我发现很多女人都有这种嗜好,而且绝对的习以为常,看她们神态自如的就像在衣服口袋中取放钱包一样自然时,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如果说头几次我还不好意思的把头别去他处,以后见的多了自然就见怪不怪了。但我怎么也不能把这种行为看成一种文明的举止,起码应该是不可示人的隐私。这种现象算得上资本主义社会的一枝奇葩,抑或是文明社会在进化中有所保留,起码不够彻底。哈哈,调侃一下。前几个月在纽约,有许多白人女人或聚众,或在网上公开和要和男人有一样的权力,即可在公共场合无上装的自由行走。难道也是一种文化思潮? 国内现在流行裸照,以至于裸模变成了一种新兴职业,风声水起。更有甚者,许多人已经不满足单纯的裸照,而一定让私处一览无余才算裸的风气大行其道,而且甚嚣尘上。真可谓中西合璧,道德沦丧,世风日下。什么是文明社会应该提倡的东西? 抛开东西方价值观不论,人总得给自己保留点什么吧。真看不懂了,一切都似雾里看花,似是而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昨夜知道kimi去世,一夜未睡。高三的时候一直粉他,不知道生命怎么会这么脆弱。刚看完他的电影,他一下子就没了。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,恐惧到不行。

[性夜]小小说不知道什么时候,迷蒙中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。一个像极了你的人,就坐在我身边,在昏暗的灯光下悠闲地喝着白兰地。弥漫在周遭的淡淡香水味,也是如此地熟悉,我忽然恍惚起来,真的是你吗?眼底隐含着疼痛,脸上却张扬着笑意。

回想自己那时候,也得过轻微的抑郁症。我想得抑郁症肯定有一定的原因,那时候,我年纪太小,成绩不好,父母和老师每天都训斥我。渐渐的就觉得每天都不想说话,连张嘴都觉得费劲,做什么都没意思,感觉生活无聊尽了,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不存在的时候,就会自残,在手腕上割出血,只要那样我才感觉自己是鲜活的生命,疼痛的感觉伴随着鲜血淋漓真的好爽,然后不停加重加快划得速度,后来被我妈妈发现。我妈狠狠的打了我一顿,然后抱着我哭泣。我就觉得我不能在这样下去了。我觉得对抑郁症的人来说,千万不能让他们自己一个人。轻微抑郁症的人想摆脱这个病,一定要参加集体活动,参与身边人的生活。千万不要享受自己一个人的生活,不要爱上孤独的感觉。那样只会越来越严重。

又一支舞曲响起,我拥你入怀,在斑驳喧嚣,暧昧煽情的包裹中,我分明呼吸的全部是致命的诱惑。

我希望kimi只是太累了,躲起来了,等他调整好一切的时候,一定会回来的。

可是,今夜,我不想寂寞,不想孤独,只想沉沦。你始终低着头,沉默无语。借摇晃起伏的旋律,我轻轻吻了你有些温热湿润的猩唇。一阵幸福的眩晕过后,犹如触电般的感觉瞬间麻醉了我每一根神经,也点燃了我欲望之火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