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何男人的脚不被人喜欢呢,我们怎么对付欲望的力量

我们怎么对付欲望的力量?

脚和性有关系吗?确实有关系。而且关系还不小。

我们如何理解灵肉之间,爱欲之间的关系?

图片 1

纽约时报特约撰稿人丹尼尔伯格纳在他的《欲望的另一面》(TheOtherSideofDesire》一书中给我们讲述了通往色欲与渴望异域的四段旅程(FourJourneysintotheFarRealmsofLustandLonging)。

我们可能都知道一个词叫恋足癖。但是,喜欢脚的人并非全是恋足癖,或者说,恋足癖不足以代表所有以脚为美的人。

作者试图通过这些另类的故事,向我们阐述情色男女之间的不同以及“销魂”的本质。

当然,这些人主要是男人是没错的。但是也肯定有一部分女人对于自己和其他人的脚极度喜欢。但是,这个喜欢的对象,通常是女性的脚。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。为何男人的脚不被人喜欢呢?

换句话说,是不是有的人感受到的“销魂”程度要比其他人强烈一些?

这个问题先放下。我们先来谈谈本文的第一部分,恋足的历史。本文基于本人对于这个问题的初步研究,并不够深入,可能有一些谬误在所难免,希望各位不吝赐教。

那些特别嗜好从何而来?它们是寻常还是异类?有多少是与生俱来,多少是后天学成?有多少可以改变,有多少伴随终生?

图片 2

通过这本书,我们会更认真和深刻地思考比肉欲,快感,高潮更深邃的东西,如Lust,eros,ecstasy,和paraphilia等。

一、恋足的历史

如果你准备好了,那么就随丹尼尔伯格纳出发吧!

1、 缠足

第一段旅程: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

说到中国文化里恋足的历史,我们可能就要上溯八百年,甚至一千多年了。毕竟对于缠足,最保守的推测也是起于宋代。

一位专一的丈夫,却有难以抑制的恋足癖;对他来说,女人的双脚,就乳房,大腿,屁股和阴部。他一见到女人的双脚,就不能自己地想去抚摸它们,抱着它们,盯着它们,舔着它们,吸吮它们,拿自己那话儿顶着它们,摩挲着它们,尤其是让女性双脚掌夹着他那话儿,他可以抽送其间。

不得不说,缠足对于古代中国人是有审美意味的。虽然缠足摧残了女性的身体,但是不可否认,古代中国女性对于缠足基本上是接受的,并非完全被迫,有时甚至是拥抱缠足。

他第一次约会,是去初恋女孩的家。她奶奶做饭给他们吃,吃完他们坐在沙发看电视。女孩的双脚架在一个垫子上。他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抚摸它们。女孩假装不留意,继续看电视,他则忘情其间,不知今夕何夕。

但是,没有一个政府专门发文要求女性缠足。所以,缠足是一个完全的民间事件。虽然这是从宫廷产生,但是政府对于此事并无推波助澜之嫌。明清政府都曾经发文禁止缠足。

他的恋足癖随着他的年龄与日俱增。以至于冬日有客人来访,进门想脱靴子鞋子,他都急忙阻止。客人说不好意思弄脏地毯,他却连连说没关系,他家经常洗地毯的。

图片 3

春末初夏是他最难将息的季节。满大街都是拖鞋凉鞋。有一天,他开车停在一个交通灯口,旁边汽车的旅客座位上的女孩赤着双脚翘起来架在车头仪表板上。他当时就火山爆发了。

现在一般认为缠足与南唐后主李煜有关。“红锦地衣随步皱,佳人舞点金钗溜。”这就是古人对于脚的审美。那时的脚是天然的,李煜的嫔妃音娘是绝对的天足,但是她用布把脚包起来,翩翩起舞,就有了性意味。

他不需要性器官的接触,只需双手捧着双足,或舌头舔着双足,甚至看到拱起的脚背,就可以达到性高潮。

可以说,性与美总是难以剥离的。一个美的东西,很容易引起性冲动,尤其是这种美是通过人体表现的时候。

他甚至冒充“耐克”鞋的民调代表打电话给女孩子:“喂,你好。我是耐克公司的。我们准备推出一款新的“耐克”鞋。今天我们在进行一项60秒钟的民调。你不介意回到我几个简单的问题吧?。。。你穿运动鞋吗?请问你穿几号的?你的脚是宽是窄?。。。假如你看到两个女孩子在互相吸吮脚趾头,你觉得是恶心还是好玩?”他高潮以后会礼貌地感谢对方挂掉电话,心中充满负罪感。

清人袁枚认为从前的弓鞋就是舞靴,可见缠足这一习惯确实是起源于舞蹈。舞蹈是美的,也是有性意味的。很多舞蹈都有很性感的动作,这是很正常的。

他开始逛窑子了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六名女人站在他面前供他挑选。她们或穿着高跟鞋,或穿着拖鞋。他挑了一位脚趾排列错落有致的女人。

图片 4

他随她走进一间小房间。

宋代,歌妓、宫妃继承了“缠足而舞”的舞蹈传统,为寻乐的男性提供观赏性服务。都说男性是视觉动物,因为一段美丽的舞蹈而产生性冲动,也不足为奇。

“好吧,”她说,“你想咋整就咋整。”

缠足是一定有性意味的。一旦缠足渗透到日常生活之内,女性那双隐秘的小脚不觉提升了色情的模糊性。缠足女性的双足从不示给自己以外的人看,
睡觉要穿软鞋,洗脚必定关门。

他不吭声。

而女性以小脚的模糊性利用暗示表现自己,是男性欲望的来源。这就是如生活在明末清初的李渔所说,小脚的魅力俨然是性的吸引,“瘦欲无形,越看越生怜惜,此用之在日者。柔若无骨,愈亲愈抚摩,此用之在夜者也。”《笠翁偶集》

“我会给你一个安全套。”

图片 5

他依旧不吱声。

缠足的其他意味,譬如道德,潮流,性别,儒学,在此不便多所叙述。有意者可向本人寻求文献阅读。总结:如果我们认为缠足是男性对女性美特质的审美崇拜,那么女人对此做出的热衷也是对男性审美的迎合与认同。无论是从缠足的发生角度看,还是把缠足作为附庸时尚的流变,这整一个过程都是伴随着女性对性感美的追求,以及在男性对女性的性别审美方式上采取的回应。

“你想让我给你吹箫?”

当然我还要提醒一句。不要被近代的反缠足风潮所迷惑。缠足并非简单的男人迫害女人的标志。相反,女性是主动的参与者,是被观察者。“女人不是人生就是女人的,是变成女人的”,波伏妊这句话似乎揭示了男女之问的真相。男性在以女性的名义说出小脚之美时,他们实际上已经输入自己的信仰,使承认美的内涵同时包括性的内涵。

“不。我不好这一口。”

图片 6

“不好这一口?”女人提高调门问他。

古人以弱、媚为女性之美。

“就是。”

元人李炯有一首艳情诗《舞姬脱鞋吟》,直接露骨地描写了小脚的性感与女人的媚态:

“那你好哪一口呢?”

吴蚕入茧鸳鸯绮,绣拥彩莺金凤尾。惜时梦断晓妆墉,满眼春娇扶不起。侍儿解带罗袜松,玉纤微露生春红。翩翩白练半舒卷,笋莽初抽弓样软,三尺轻云入手温,一弯新月凌波浅。象床舞罢娇无力,雁沙踏破参差迹。金莲窄小不堪行,倦倚东风玉阶立.

他说不出口。她把安全套递过来。

到了明清这样的封建时代后期,裹脚已经成为了男性的性崇拜。当然,男性在这其实的角色不容忽视。但是女性的角色也是一样。缠足,恰恰是人出于对女性美的一种自觉追求。至于什么是女性美?女性美的标准是什么?正如邓肯所说的,“所谓女性美,乃由认识自己的身体开始。”

“我们不需要这玩意儿。”

图片 7

“你给我六十美元,究竟想要我干啥?”

2、 其他

“脱下你的鞋。”

古人并不是只喜欢缠足。任何时代都不乏不喜欢缠足的人,包括男人。李白在《越女词》写道:“长干吴儿女,眉目艳星月。履上足如霜,不着鸦头袜。”可见古人对于鞋袜也有一定的意味。并不是仅仅迷恋小脚。与今天实在无异。

“什么?”

温庭绮有一首《锦鞋赋》:

“别紧张。没事的。”

阑里花春,云边月新。耀聚织女之束足,婉嫦娥之结磷。碧缝细钩,莺尾凤头;鞍称雅舞,履号远游。若乃金莲东昏之潘妃,宝临川之江姬。甸旬非寿陵之步,妖蛊实兰萝之施。罗袜红菜之艳,丰附皓锦之奇.凌波微步瞥陈王,既蹼理而容与;花尘香迹逢石氏,倏窃窕而呈姿。擎箱回津,惊萧郎之始见;李文明练,恨汉后之未持。重为系白,瑶池仙子董双成,夜明帘额悬曲琼。将上云而垂手,顾转盼而遗情。愿绸缪于芳趾,附周旋于绮楹。莫悲更衣床前弃,侧听东啼佩玉声。

她脱下鞋,光脚站着。

图片 8

“躺到床上去。”

曹植的《洛神赋》更是鼎鼎大名:

他脱下裤子。她问他是否也要脱光。他轻声告诉她不必了。他的手和口开始工作了。

体迅飞鸟,飘忽若神,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.动无常则,若危若安。进止难期,若往若还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