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小资们比简直就是原始社会的人.他们绝对会说右边的小资好,我觉得潘金莲的心理活动应该是惊涛骇浪的

北方农村曾流行过一句黄色顺口溜,高婆娘,矮婆娘脱了裤子都一样

01 

这么糙的不合实际的顺口溜难怪出自相对封闭时期农村男人之口,其实婆娘们不止身体性情差别大,带给男人的享受和折磨一样差别大。

我最喜欢看到受压迫的,受侮辱的,受打击的人奋起反抗。因为我本身就是个弱者,就是个永远抬不起头的穷屌丝。所以我要给潘金莲点赞,我要给这个人人唾骂的淫妇点赞。她是反抗者的急先锋,她是破坏强权的好手。

画面左边这位五大黑粗,头脑简单四肢发达,因为脑袋简单,装的事不多,无非就是靠勤劳弄点小钱使自家人能吃饱穿暖。找男人也不指望学历多高颜值多少,绅士不绅士,有力气犁田有力气给她身体下种,和她快乐中生娃就行。
因为大部分脑细胞用不上,所以就休眠,所以无论挨着床板,地板还是石板泥板,都能睡的香。休息好,身体也好,所以她们大多身形胖胖壮壮的。当然如果她的脑袋复杂些,肚皮里装的有墨水,而且出生在上海之类的大城市,那么这样的身体就不叫傻大黑粗、应该叫丰胰丰满或性感,尤其是大都会的小资们一窝蜂上时装商当,整的男人们有苦无女人care的以虚弱为时髦的今天,她那具旺盛生育力的圆滚滚的大屁屁,应该是很讨男人喜悦的。可惜的是她吃亏在了没条件受好的教育,泥巴味儿太重,太不懂玩驱赶平淡生活的情调游戏,不合时代潮流。让男人特别是有点墨水的年青男人们没法接受,觉得和她混没有面子。

有人会说,潘金莲有什么资格获得他人的好评啊,她杀了自己的丈夫,她跟别人通奸,她养小男人,她专门勾心斗角使坏。可是一旦你们开始谈论西门庆时,你们的嘴脸就变了。他也杀人,他也乱搞男女关系,只许他包养六个老婆,不许潘金莲和陈经济偷情吗?凭什么!凭什么男人就有这样的特权,凭什么男人想成为西门庆,女人想嫁给西门庆。可是一个女人,一个尊重自己欲望的女人,为什么就
要遭到千万年的唾骂?这是巨大的不公。

图片 1

所以潘金莲反抗了,所以她不能忍受自己嫁给一个矮冬瓜,不能忍受没有性爱滋润的生活,不能忍受男人的压迫,不能忍受有人夺走她的男人。她杀人,她通奸,她养汉子,她争风吃醋。在她姣好的面容下竟然潜藏着一个恶魔!可是这是复仇的恶魔,这是我所喜欢的恶魔。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需要请通知删除
右边那位属于时髦“知识青年”,生活就是坐在空调办公室里转转脑子椅子、购购物,喝喝咖啡,偶尔到郊外太阳下拿点维他命D,今天俗称的小资。她们面貌白净光鲜,衣着讲究。一副弱不经风之态。因为脑瓜子聪明到日夜都在运转,为男人为家人为财为面子为名声为掌声为回头率为更好为最好……
所以她睡不着。虽然那床的设计制作符合人体工程学,躺那上面会比泥巴地上舒服得多。
以上两类女人,相信有点阅历的聪明男人不会随便说谁好谁不好。而对于阅历少或还是空白的男人来说就麻烦。比如山窝窝里飞出的凤凰男,
贫寒平淡寡淡的穷乡僻壤男羡慕诸如上海小姐之类的所谓小资女人:她们皮肤多白净呀!多会穿会打扮呀!看她们多有文化呀!多有气质呀!举手投足都那么的得体。再看看自己背后那些傻大姐们,傻大黑粗,满身汗土,说话粗声大气,和小资们比简直就是原始社会的人.他们绝对会说右边的小资好。

02

弄个知书达理或知书而不达理但很会调情和情调的右边那个她,自己这个山窝里的草鸡也感觉泥草味儿越来越淡了。不知不觉也小资起来。只是时间久了才发现,国女小资们的本质并不像其外表看到的那么舒心顺眼,光鲜靓丽下面还有不少“疤癞”。什么自我优越、蛮横跋扈、公主病、自我金贵
自以为是……
全是煞你风景折你寿命的东东。当你几经小资们的折磨后,再看左边那类五大黑粗村妇,只要你肯放下你那毫无用处的浮华面子,你会发现新大陆一般看到她们的诸多好处来:任劳少怨守本分,对你忠心耿耿,敬慕有加,你在外面当一天孙子,回家总还能从她那得些安慰,因为进屋你就是神。她在外面不行最少在家里可替你撑起一片安逸让你休生养息,不说别的,光枕着那因体力劳动而来的宽,厚,实且弹力十足的丰乳和粗壮大腿,就能给你一种小船进港湾之感。她眼里的你可是她真正的领导哟!,而不像一般小资青小资中女,虽然嘴巴上对你领导领导的叫,那只是调侃式的顺口溜而已,傻子才会当真。实际上小资女们所追求的一直都是领导你。所以,能放下虚架子的成熟男,包括凤凰男,看到这幅照片上的两个女人,一定会感触良多。
一夫一妻制虽最大程度地保障了合理分配了性资源、也基本平了繁衍权,但那只是理论上的,现实确是,很多人在一夫一妻的框架下偷占分外资源和频密换人,男女以”分段合理合法”抵消了从身体到精神情感都要一夫一妻制的初衷的不合现实。没办法,内貌无完人,外貌差别大,再加性情各异引力不同,再加从天而来无可更改的皮肉的各人大别、能情全投意全合,能周全男人所有妄想和向往的女人这个世界不可能有。此种情况下,除了止步、把此起彼伏的欲望和冲动强压下去,就像战场上一瘦弱单兵面对强大的敌兵队伍的刺刀,只有投降。硬要鸡蛋碰石头,去和无底欲壑较劲,你的命会更苦。
前天在一小镇碰到一个黑瘦的伊朗男人到一熟人的便利店买烟,后来店主说这位有五个老婆,我说小镇又没什么工作机会,这么多老婆她们除了生小孩靠政府福利养活自己,她们能活好吗?店主说这个伊朗男人不错,他靠买烂房子装修转手或出租讨生记,很是勤劳。怪不得一脸疲惫衰相。
每个男人都有猎尽天下美色的高大梦想,所以即便如这位拥有五个婆娘的伊朗男,他也不可能对自己的生活满意,连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子天下极品女色的皇帝都不能满足、要挖地道猎更奇呢!
人类被自身的方寸凹凸 和一幅臭皮囊折磨的可真苦。
往欲望深处无止境用功依然空受累-依然不满足不幸福,又不甘清心寡欲于平淡日子。站在男人的角度,我倒觉得现在的新人类真的比我们这些“旧社会”的男女幸福得多也聪明得多。他们在男女情欲矛盾中可周旋的空间比我们大得多得多,我们深受传统道德的影响进不敢退不甘。而“新社会”的新人类不受这些条条框框影响,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去表达尝试去实现自己的需要,萝卜白菜辣椒甜点都可以大大方方去试吃,最后哪个相对最难腻味,就保留。他们可以慢慢去认识自己。面对万花筒般的花花世界,他们不会迷失,迷失的反而是过时的旧人。所以,但凡报纸新闻爆出的那些极端贪名贪利贪女色的大多是老家伙们,而新人类们反倒活的有自己的个性。他们年纪虽小,阅历不少,少小年纪便借时代赋予的自由和宽容明白了自己的真实需要,有能力归纳出自己最需要的,分清楚什么人事只会浪费生命。
老家伙们真要好好向年轻人学习,既然生不逢时,没赶上四九年前,又错过打开国门迎接西方来的自由风,就只能对欲望做做减法,尤其是那些有权有钱又有势的老男人,要活的真正简单且幸福,生命中有这么两个女人愿意将就你就该知足了,一个劳你筋骨,磨你精神,一个抚慰你的身心放飞你的灵魂。无论是同时还是分段。
西方朔2017-5-25 侃于北美

我有一个想法一直在我脑袋里,我觉得潘金莲的心理活动应该是惊涛骇浪的,应该是污秽不堪的,应该是充满咒骂的,应该是十万分变态的。那么是不是应该把她的心理活动写下来呢?如何写呢?《尤利西斯》给了我灵感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