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本把世上的好的坏的婚姻总结完毕,只知道整天和他吵

01

婚姻的文字总是能让人起共鸣,面对有家暴、出轨、赌博等等文字,很多吃瓜群众基本上都是义愤填膺,大多为留下两个字:离婚。有的甚至会把作者骂一顿:脑残,还不离婚,世上怎么有你这样的傻女人?

春天的时候,我和女儿去家附近的一个湖畔书屋,正遇上文友嘉林,也带着孩子在那看书。

托翁说:

嘉林看上去特别精神,穿着一件高领黑毛衣,外面一件黑色风衣,和几年前邋里邋遢的样子,简直判若两人。

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

五年前,嘉林和前妻的婚姻走到了尽头。

基本把世上的好的坏的婚姻总结完毕。

他在一个事业单位上班,工作轻松也稳定,就是收入不高,业余时间喜欢看书码字,也时有豆腐块在一些报刊发表。

他的妻子我一直不知道具体职业,只知道整天和他吵,嫌弃他没出息,说一个大男人就那几块钱死工资,也不想法多赚点,还整天花钱买书,这日子简直没法过!

每次当我面对婚姻,有失望时,我就想起我父母的婚姻,可以说一团乱麻,理不清,但死都在一起。

小的时候,我爸爱喝酒,喝完酒后就仪态尽失,骂我妈,骂我外婆,骂孩子,各种骂。没有一个父亲的任何表率,每当这个时候,我们姐弟三全站在我妈一块,保护我妈。

有的时候,他会打我妈,有时会扇耳光,那“咣咣”声到现在还在我耳边回响。

后来,我们姐弟三个一个个离开了他们的身边,越来越远。

有的时候我的右眼突突跳,我就想我爸妈是不是又打架了?内心无限忐忑地过下来的每一天。

直到他们的架吵完打完,眼睛也不再跳了,周而复始,简直有时候比来例假还准时。

嘉林老实,每次妻子嚷,他就不说话,用沉默来息事宁人,可妻子觉得他这是冷暴力,越不说话她就闹得越厉害。可怜了孩子,整天生活在惶恐中。

从我小学三年级开始,我的耳边就成天有“离婚”两个字出现。

有一次我爸妈去大队开介绍信去离婚,后来两人又静悄悄回来,后来又烟消云散,我妈继续做她的饭,我爸继续抽他的烟。

我脑海里就想,他们离婚后,我会跟谁呢?我两个弟弟又会跟谁?好像跟谁都不对,虽然他们吵闹,但至少我们一直是一家人。

然后生活继续涛声依旧。

爸爸继续做生意,全国到处跑,他学过养蜜蜂,包过砖瓦窑,开过商店、钨矿、木工厂……很抱歉,最终没有一样事情坚持到了最后。败的败,赔的赔,就在这样的时光中,加上三个孩子一直上学,有一段时间我们家快成了整个家族几乎最穷的家庭。

后来,他妻子提出离婚,说跟着嘉林这辈子就完了。

在最穷的光景里,我爸妈非常努力去赚钱,他们的目标是送三个孩子上大学。在农村一亩三分地是供不了三个孩子上大学的。

他们继续做生意,一块钱一块钱往家里赚。

初中时,我回外婆家隐隐觉察出来了什么,基本上是我爸出轨了,我爸妈因为这些吵架打架。

出轨的对象竟然还是我同学的妈妈。

奶奶骂,外婆也骂,作为孩子其实真的做不了什么。

若干年后,我妈才告诉我当时她有多憋屈。

妈妈把货一个人送到千里之外山东,半夜回到家,竟然家里没人,后来妈妈找到同村的外婆家,发现了爸爸和那个女人一起在打麻将,当时凌晨两点钟。

妈妈毫不客气把麻将推倒了,还意外发现爸爸口袋里给那个女人的女儿们买的手表。

妈妈对那个女人说:“你一个女人家,三更半夜和三个男人打麻烦,不管孩子老公,你合适不?”

妈妈闹完之后几天没理我爸,后来一直沉默了,隐忍了,她说为了孩子们。

嘉林考虑了好几天,同意离婚。手续办得很顺利,孩子房子房贷都归嘉林,妻子拿了一点两个人的共同存款,毫无眷恋地离开了。

我妈妈是一个坚强的女人,她会做生意,教育得了孩子,讲得了道理,就是制不住我爸爸。

我妈妈的优秀,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,甚至很多男人打我妈的主意,我妈都一律敬而远之,做好自己的家务,为家里赚每一分钱,做好一个母亲和妻子的本分。

后来我们三个如我妈愿上了大学,慢慢都独立飞行了,爸爸身体不太好了。

他腰椎出了问题,动了腰椎手术,妈妈一直陪护他。

去年,我妈已经马上六十岁了,回家后因为一句话,我爸随手又给了我妈一巴掌。

后来国庆我们姐弟三家人一起回家,回到家里,爸妈又恢复了吵架过后平静的样子。

当我和妈妈两人在一起时,妈说:这么大年龄了,你说离婚让人笑话不说,说白了,你爸真的病倒了,你们三个都在外面打拼,让谁回来照顾也不合适,到时还不是我?

我回妈妈说:“难怪别人说要找一个心软的人结婚,你们吵打一辈子了,爸脾气也变不了了,你还是少唠叨他就好。”

那段时间,我去看过嘉林一次,他正在给六岁的女儿梳小辫,孩子噘着嘴一脸不高兴,屋里乱七八糟,餐桌上的方便面还没有收拾。看起来,嘉林离婚后过得很糟糕,生活质量下降了不少。

结束

对于现代人,宁拆一座庙,不毁一桩婚,很少会劝人去离婚。

每次当我和老公吵架时,就会想起我妈的任劳任怨,也许就是这样放纵了我爸的不好行为,如果换作是我,我是无法隐忍的。

但是作为一句中国女性,我还是佩服我妈妈为生活所作出的牺牲,为孩子作出的成全,她总是那么先人后己。

明年,妈妈开始不再为弟弟们带孩子了,她将要回到爸爸身边,愿他们这一次可以友好相处。

我心里不是滋味,嘴上还得安慰他:会好起来的,孩子大点就好了。

02

后来,嘉林再婚,我没有去参加婚礼,只是给他发了个红包,想不到今天在这遇见了。

看他的样子就知道,现在过得不错,脸上带着恬淡的笑,爷俩穿得都很整洁。

我坐在他身边,小声问,都挺好吧?

嘉林和我说了这几年的日子。他再婚的妻子和他是一个系统的,也喜欢文字,是他的“粉丝”,有过短暂婚史,但没有孩子,两个人结婚后,她把辅导孩子还有家务活都揽了过去,让他安心搞创作。她今天在家包饺子,包完会过来和他们爷俩一起看书。

我问,不是说和谁结婚都一样吗,你觉得前任和现任妻子区别大吗?

嘉林沉吟着说:太大了,一个是雷霆万丈,随时爆发;一个是和风细雨,和她在一起就算是什么都不做,也特别舒服。结婚一定要找对人,和谁过,真的不一样!

正说着,嘉林的妻子来了,简洁打过招呼便拿了本书安安静静坐在旁边,她看丈夫的目光,带着欣赏和崇拜。我知道,这一次,他遇对人了。

嘉林还是那个嘉林,还是挣死工资,可婚姻中遇到了不同的人,就过上了大不相同的日子。

03

我的发小豆豆,我们俩从小学到初中都在一个班,直到上高中才分开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