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老公去了南方打工,我呆时间最长的是新发地和天通苑

我和老公去了南方打工,趁年轻多挣点钱,留着给孩子以后上大学用,就这样,我们把儿子送到婆婆那里,然后拿着卖猪的一千多元钱,又东拼西凑了一千元,怀揣着梦想南下打工去了。

北京生活的这几年,我呆时间最长的是新发地和天通苑。

那年春天,我和老公来到城里,一切都很新鲜,但物价也高得吓人,房租更是贵得离谱,我们不得不在偏远的地方租一小房子,这一间只比双人床大一点的小屋一个月就要300块,加上买点日用品什么的,一头猪的钱就快花没了。

天通苑,是睡城,很多在市区工作为了省钱就会选择住在这里。

当地人都说这里是郊区,我看还不如农村好,道路坑坑洼洼的,房子那么小不说,几家人共用一个厨房,去厕所还要跑那么远。不过这一切都阻挡不了我们继续留在这个城市打工赚钱的梦想,努力了一个月,终于找到活了,我给一家人当保姆,早去晚回的那种,老公去工地干活,而且管吃中午饭,所以我们也就晚上回来吃而已。

新发地,作为北京甚至整个北方最大的农场品批发市场,这里工资低,工作辛苦,没有学历的普通人在这里多半从事体力劳动。

这样,我们的工资就可以存下来不少,加上我和老公都很节俭,干了四个月,我们就存了差不多一万元,比在家里一年挣得还多,这让我闲暇时忍不住又开始了造梦。可是,接下来的一件事彻底打击了我,使得我放弃了继续在城市里赚钱的念头。

这里是普通人做梦的地方,也是普通人噩梦的地方。

房东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离异少妇,姓韩,我们都称呼她韩姐。韩姐没工作,她有政府的补助,还有收房租,日子过得也很滋润。她衣服穿的倒是挺干净,经常换新衣服,还整天叼着小烟四处溜达,不过屋子里的卫生却不怎么打扫,弄得乱七八糟的。

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。

但看上去韩姐对我们挺好的,不但把厨房用具给我们用,还把自己不穿的旧衣服也给了我,有的根本就没穿过。也因此,我做好了饭菜也会时常叫韩姐过来吃,偶尔我还会帮她收拾一下屋子。据说她还有个女儿,但她说因为婆婆家看不上她,所以也不让她们母女见面。我觉得她也蛮可怜的,就越发当她是亲姐姐一样对待了。

图片 1

上一篇123下一页

新发地

四年前,我刚到北京就住在这里。

那时候,经常去一家水果店买水果。老板娘是个山西人,我们就叫她M姐吧!M姐个子很高,头发看起来乱乱的,人也有些邋遢,脸黑瘦黑瘦的,身材有些发福。脸看起来和衣服一样老是有种没洗干净的感觉,嗓门很大,人也热情的过分,每次还没进门人就招呼过来了,通常都是先闻其声,再见其人。长时间搬抬重物让她看起来很强壮,北方人的特质很是明显。

大家也都知道卖水果是个体力活,每天都要起得很早,北京这样的城市下班也特别晚,摆摊的自然收工也晚。水果店里很少见到老公,偶尔有见到也都是早上七八点,而且似乎每次见到都是她在搬东西,她老公在招呼顾客称量水果和收钱。

她老公比她矮一些,身材看起来有些干瘦,面色有点发黄,但是整个人看起来比M姐白净。后来我才听我姐说,似乎M姐老公生了病,不能太劳累,所以店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M姐操持。M姐老公就不时到店里来帮一下忙,接接孩子放学,做做饭什么的!

她憨憨的,总是笑,却一个人支撑起了整个家庭的开支。M姐身为一个小老板,守着一个门帘,虽然辛苦一些,但是收入还可以,一年大概也能挣个十几万。

M姐人也格外大方,加上我侄子和她儿子玩得很好,经常买水果的时候她就会拿一个大袋子装一大袋水果送我们吃。

图片 2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