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是有人绑架他干吗只要衣服不要钱呢,温暖的家

“喂,老婆,你赶紧给我拿些衣服送过来,我在X宾馆X房间,我被骗了,千万别报警,啥事回到家再说。”

上集回顾:二胎手记 三

我的头一下子就感觉大了许多,并且很快清醒过来,急忙转身拉亮了台灯,揉了揉眼睛看墙上的台历,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。来不及多想我便开始迅速穿衣服,起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:归家

在给他找衣服的时候,我心里突然又开始犯嘀咕,他在宾馆干吗?就算有人打劫要衣服有何用?怕他追上来?是赌输了吗?也不至于这样吧,要是有人绑架他干吗只要衣服不要钱呢?

俗语有言“金窝银窝不如自己草窝”,虽然在医院是众人的焦点,而且还住的单间,但一直以来都是归心似箭的状态。

我根本就没往坏处去想,都老夫老媳了,结婚12年,他能吃几碗饭我知道,从来就是有贼心没贼胆。

手术第四天,“紫薯小妹”突然在梦中高兴得笑出声来,可能小家伙预测到将要回家了。

昨日他说单位加班,一大早就起来了,梳洗完毕后,还穿上了我前些天为他新买的衬衣,当时我开玩笑说比当年约我还要认真,他只是笑了笑,就出门了。没想到今夜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,昨晚给女儿辅导作业时,我还许诺说:“等明天爸爸休息带她去游乐场,他上午8点多就回来,全家9点准时出发。”他到底是怎么了?我心烦意乱。

家,温暖的家!

我拿上他的衣裤,还多了一个心眼儿拎了一双皮鞋,给熟睡的女儿在枕头边留了纸条(宝贝:妈妈有急事要出去一下,一人在家要乖哟,我一会儿就回来,睡醒之后要是太想我就打手机告诉我一声。—爱你的妈妈),就融入夜色焦急不安的打车去了宾馆,虽说只有短短20几分种的车程,却在度秒如年又不停地提心吊胆中度过。

晚上回家,儿子看到我回来,开心地就要冲进来,结果一干大人们急忙吆喝“脱衣服”“先晾凉气,再看妈妈和妹妹”。孩子的“即时行乐”就这样被大人们锻炼成了“学会等待”。

这是自嫁他以来我最害怕的一次,临近宾馆时我莫名其妙地开始感到了冷,少有的凉意侵袭了全身,抬头看了一眼夜空,原来天空阴沉沉的,没有一颗星星。

晚上睡前小毛头问我,“妈妈可以陪我会儿吗?我好想你。”我怎么忍心拒绝他,无奈刚陪了一会儿,紫薯小妹就开始吆喝饿了,小毛头只好放妈妈回房间喂妹妹。

给保安说明来意之后,我便径直步入房间,叩了房门。他赤裸裸地连内裤都没穿,只是披着一件浴巾,极其狼狈。他开门看见我那会儿正如见着了救星,好像很兴奋的样子。

晚上,因为月嫂在主卧,我父母住在客房,老公只能在毛头房间,毛头的罗汉床睡老公有些小,老公要在他房间打地铺,没想到毛头说“爸爸,你还是在床上和我挤挤吧,我心疼你”。突然感觉,毛头又细腻了好多。

上一篇123下一页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五  敏感的心

毛头以前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“什么课都跟妈妈蹭”。我上父母成长课,四岁左右的他跟着去课堂睡觉;我参加读书会,他也跟着,拖着我的腿,抱着我的腰,不让我做讲故事的志愿者妈妈,只为他能和我寸步不离;等我终于去讲绘本故事了,他又变成了小助手,或者和我一起讲故事的小志愿者;再后来,我听微课他也听,我做作业,他也做……

医院回来以后抽空和她听了一堂诗歌微课,课后他没有过多的讨论作业,而是问我“妈妈,你肚子变小了,可是妹妹怎么会这么大呢?”我以为这个平日的话唠还要多说,但说完这句之后,他再不谈论妹妹。

回家第三天的晚上,毛头因为吃多了或咳的原因睡着之后又呕吐醒了,我在给女儿喂奶,老公在书房,我听见他哭着从自己房间出来,然后停在客厅,一直哭。我猜他以前是直接找妈妈,这次他可能很困惑不知道该找谁。

老公从书房出来安抚他,继而帮他收拾房间里的狼藉,喂完奶,我赶紧去看他,把搂他在怀里给他按摩肚脐周围,他就像只受伤的小猫一样,蜷在我怀里,念叨着:“妈妈,我估计得半个小时才能好。”老公怕我月子里累到,看我安抚得差不多了,接替我去给他按摩,二十多分钟后他还没睡着,老公还在给他揉肚脐。

第二天,毛头慢慢悠悠地他的做作业,后来跑过来扒着门框,跟喂奶的我说托管姜老师已经给作业签字了,就去玩别的了。老公那天晚上先出去和朋友吃了个便餐才回来,爸爸开门时,毛头想不知道起什么来,“哧溜”一下冲回房间,8:40,他在写,9点还在写,一直到晚上9:30,他说还小日记没写,跳绳没练。真不知道他坐书桌旁半天到底做了些什么。

相关文章